文学世界

王舒漫:站着写诗的人

字号+ 作者:王舒漫 来源:人物网综合 2016-07-03 16:06 我要评论( )

文/人物网上海编辑部特约编辑王舒漫(蕙兰于心) 诗歌是语言光芒的开掘者,是一个民族精神情怀的捍卫者。 题记 早在先秦时期,意象的雏形就产生了,《周易系辞下

  
文/人物网上海编辑部特约编辑王舒漫(蕙兰于心)
 
  诗歌是语言光芒的开掘者,是一个民族精神情怀的捍卫者。
——题记
  
早在先秦时期,意象的雏形就产生了,《周易•系辞下》:《易》者,象也。由此,圣人之意不可思维致之,不可以言辞说之,但却可以用“象”来显示。诗有三境:一曰:物镜,二曰:情境,三曰:意境。意境,即境界。在当今,在汉诗写作中,不是没有诗,而是缺乏境界的诗,诗歌只能在石头缝隙中生存;不是缺乏写诗的人,是缺少真性诗人,更是缺少真正能站着写诗的人!
  
认识诗人王霆章,缘于他裹着骨血的诗歌开始到神交于诗歌。霆章的诗有着令人惊喜的高度,有大境界。王国维说过:“一切景语皆情语也。境,非独谓景物也,喜怒哀乐亦人心之一境界。”可见一切的自然景物都渗透了诗人的主观感情,在诗的“意境”中彰显大境界。诗人情感内隐,思想深沉,有内敛、冷峻的文字气息,别具风格。笔者一直景仰诗人王霆章敬畏文字的虔诚,心醇而和气,以及文章之雄行于笔端的丰盈。霆章的汉语诗歌,有着玄学的思辨,美的意象,美学本质和哲学理念。他用特殊的思维方式将人性仿照,直探底蕴,将诗心,诗魂,全息在与象外之象的时空中,它如一面旗帜凸显诗人的人格魅力,而艺术意境实质上就是源于形象,而又超于形象的,这样的象外之外,景外之景的诗歌是有重量的,具有思想的力量。透过诗人王霆章的诗集《镜子里的陌生人》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学养宏富,内心高洁,有浩然之气的真正的站着写诗的人,和诗歌的光芒。
  
如:“一月”这是一首独具艺术魅力的诗歌。
  
“总是在路上,心安即归处\归处是用来离开的\没有人相信记忆\也没有人相信期待\时光锋利,一月的形状恰如一柄\青铜匕首,闪烁着男人持久的沉默\握于手中的,令手冒青烟\一月始终覆盖着雪\
  
又是新年,时间之尺的刻度日见模糊\被肉体包围的肉体能证明些什么\或者,他会穿过不断深入的拱形走廊\抵达忍冬最隐秘的后花园。从一月开始\那些疯狂绽开的,偏安一隅的忍冬花\如失去效用的四十七枚棋子\被反复吟诵,唯残留的微笑凝结于冰\新旧嬗变之间,有久已失传的歌谣\在他和他所守候的岁月周围隐约回响。\”
  
时间没有规定的刻度,贵在静虚中抵达一个生命境地。“时光锋利,一月的形状恰如一柄\青铜匕首,闪烁着男人持久的沉默\始终覆盖着雪” 面对生活,回到内心 ,诗人用思想的眼瞳触摸一个生命的世界,并诗意地告诉我们,在季节与老去的时光中,人生有多少个“四十七年”,季节的枝头是否可以栖息人生的真际,“他会穿过不断深入的拱形走廊/抵达忍冬最隐秘的后花园。”如此奇丽的构思,自然、含蓄地将时间,事物,人与词,在语言中转化。宁静中见气势,让读者深感生命的跋涉无止境。在这个世界上,惟有智慧才能经得住岁月的摧残,或许,走过飘雪的寒夜才可以走过人的一生。
  
“ 时光锋利”令人感怀,更能感受到诗人与文心所折射出的人性光辉,与美学本质。跨越时空,命运注定我们与岁月一同成长,诗人不经意的回首,心却立于大地,在自然中低语和省思,通过意象让心灵升腾起来再与灵魂对接,与天地精神往来,然后,消融在一片澄明之中。
  
诗歌,是生命里流淌的血液,是一道生命的方程式,是摄人心魂的感动,心灵的太极,惟有用心才可以解,才可读,唯体合自然的词语,才能获得生命的“真”与“精”。诗歌 “一月”语言冷峻又如此深刻,充分体现诗人驾驭词语的功力。
  
赏读“十月”
  
“最后离开九月的那个人,背后\的门始终虚掩着,或空空荡荡的\
 
房间里的音乐已如飞鸟散尽\散尽吧。让钟摆静止于最低处\
  
曾经的水,隔夜的茶,天高云\雨季从今天开始结束了\
  
从今天起,我要养成吃早餐的习惯\十月,意味着个位数的最高峰,但仅仅\限于敬畏的人。如临深渊而结果的树\这个月可以全部有结果
  
我听到窗外落叶的私语声\我看见书橱里诗集一律倾斜着身体\
  
我必须保持这样的姿态,疲惫、坚韧\思念故乡病中的母亲。母亲说:
  
你出生时就不会哭。十月的光阴是收敛的\谁现在还坐在洋槐树下,\谁将永远是自己的囚徒\
  
诗人霆章 这首诗,具有一种强烈的感发力量。手法上极尽变化,跌宕有致之势回旋其中。诗意,从时空交融的角度来勃发内心的颤动。著名的哲学家海德尔曾经讲过这样一段话:“老实说,人是什么?试将地球置于黑暗的太空中,相形之下,它只不过是空中的一颗小沙,在这万万年的时间之中,人的生命,其时间的延伸又算什么?只不过是秒针的一个小小的移动。”笔者认为,这段话与王霆章的诗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一个真性诗人,首先,应该是思想家和哲学家,其次,应具备自然科学家的知识,以及对语言的态度。诗人霆章是一位闪耀着光芒的人。他不仅睿智,而且从他冷峻思维的词根中,可以体味他创作的理性与思辨;体味一种男性的沉雄,同时,又不失柔情于内心,他将万物归于熔铸,又将物与语,两种不同的声音交织在诗歌字里行间,运镜流畅,语感自然,从个体关照中触发出忧伤悲怅的感受,继而引申到对整个人性的反思。
  
诗歌“十月”以时间为线索,以背后的门,房间、钟摆、槐杨树为陪衬,诗从离开九月的那个人,由远及近的拉开意境的长焦,继而,镜头扫描具象到“限于敬畏的人”、再到诗中的诗 “音乐已如飞鸟散尽”、 “钟摆静止于最低”、“ 如临深渊而结果的树”的过程,时序感极强,空间景物又丰富多变,忽此忽彼,亦实亦虚,又远及近,由景物到人物再到感伤与情思。末尾: “母亲说:你出生时就不会哭。十月的光阴是收敛的\谁现在还坐在洋槐树下,谁将永远是自己的囚徒”
  
诗歌是存在的生命之光。综括了一位精神放逐的游子喟叹往日的时光,思念是一面镜子,有蔚然之光,有神思之超拔,有星垂平野之阔,统统从镜子中绘影出自己的本心。然而,此刻,影像出诗人归思难收,内心酸楚,思念故乡,和思念病中母亲的忧伤之情。
  
以“离开九月的那个人“贯通上下到十月收敛的光阴,时间像抖落的黄叶,用恬静的印痕,很艺术地获得了高超的空间效果,空间的形象,震荡出悠扬的节奏,以此比肩长歌当哭的乐感。诗人霆章尤为擅长用视觉动作推移 ,“背后的门始终虚掩着,或空空荡荡的”、“ 虚掩” 、“空空荡荡”、将物理的时空折叠,与时间的序列空间化,表达了凄然,复杂的人生体验,给读者感知游子与母亲的两地乡愁,以及诗人一腔深沉的归乡之思。想念母亲的凄苦,蕴于“永远是自己的囚徒”中滴血。这里面,诗味又增加了一层。正如,叔本华所言:“永远不会以陌生人的眼光来审视自己,我看到的不是另一个自我,而是我的自我。”
  
我们感知,俞是伟大的诗人,心灵俞是内隐洁净,在现实生活与诗意生活的两极之间煎熬,被撕裂,这是一个永恒的情结,我们无法和解内心的纠结,于是,我们便发出灵魂的呼喊,于是,我们试图与自己和解。诗人霆章亦如此。他用如山一般的目光,如此丰腴思想,和复杂的内心感受,通过诗抒怀激活,给读者感受一种伟大的震撼。•
  
揣摩诗歌 “三年” ,如同追寻诗歌与生命的诗意。
  
“这是不断抵达的三年\这是逐渐离去的三年\他厌倦了游戏规则,这与输赢无关\浮云和水底的石头,遮不住河流穿越桥孔\ “改变一下活法”。侧卧的人\无法抗拒自己内心的召唤\下午四点半是危险的\落日划出无疾而终的曲线\没有转折点,无需打开灯,背后”
  
这是一首立意高远,触人心怀又耐人寻味的好诗,此诗首句以 “这是不断抵达的三年\这是逐渐离去的三年”
  
《毛诗序》:“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”通过“厌倦”道出诗人“三年”行走在喧嚣的红尘,高度物化又充满浮躁的时代,商业气息与文化气流触碰,诗人 “无法抗拒自己内心的召唤”坚定走自己的道路,坚守自己内心圆融而高贵的孤独,坚守超越于表达之上的真与美善。诗人霆章懂得用冰雪汰洗心灵的积尘,汰洗现代视觉的干涩与空茫,从而坚定悠扬而静宁的哲学思考,懂得如何苦苦追寻栖息的诗意,懂得用词语来聆听灵魂得声音。这首诗感人之处,是没有华丽的辞藻,更多的是内心世界的和静。我喜欢这种独树一帜的拷问,这种独白,这种放大思想的内敛,骨骼清奇,绝无世俗作态,富有一种崇高,有甘泉清冽之美。
  
再赏,诗歌“三十年”
  
“十年, 骑自行车\二十年,骑摩托车\三十年,开私家车\丢失了信仰\二十年,丢失了信念\三十年,丢失了信任”
  
诗歌,“三十年”它像一场独幕剧,又像一篇微型小说。寥寥六句独白,简单明了,但仔细涵泳咀嚼,却倍觉隽永,一笔双写,风神无限。诗句一上来,就道出自己“十年,骑自行车”率真直白。接下来同样直接表述“二十年”的生活状态,“骑摩托车”,三十年的生活状态,“开私家车”。这样的述说,表面看起来平铺,但稍有诗歌阅历的人便不难看出,诗人在蓄万里之势,诗意从后三句的 “十年, 丢失了信仰\ 二十年,丢失了信念\三十年,丢失了信任”。
  
诗意从回环中明媚起来。语少意丰,然而,诗味浓郁,透过每一个十年的生活状态的变化,延伸到灵魂状态的变化,其中有一块极大的精神空间与艺术留白,文笔收放自如,给读者的想象力在空旷中折射出人生的哲理和诗意的弧光,值得品味。
  
从霆章的诗,”一月到十月、“三年到三十年” 或许,时空的合一,最高贵的单纯和静穆才是最伟大的孤独。
  
如果说,客观的外界是一个广袤无垠,无极的时空,人们远征,探险,游历,只不过都是为了认识,了解征服这个外部世界的话,那么,心灵世界的疆域,人类精神生命的飞翔,或栖息于诗意,或栖息于的生命枝头,着陆或被软着陆于灵魂的沙滩。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文学艺术的诗歌,为我们理解人的精神现象的丰富性,深刻性展示了具象而生动的画面。从诗歌 “侧卧的诗人”可见一斑。
  
“草木的身体\浮云的思想,河水般不断流逝的感情\一个人,要走多远的路\才能听得懂自己的脚步声\并且,与所经过的每座拱桥和解\
  
那些凌驾于时间之上的光\彼此呼应,它们轻微的抚摸\有时比早春二月的惊雷更为有力\侧卧的诗人\重新进入内心世界\才发现背后的马已然陌生\但没有什么能阻碍他对自由的向往\甚至被颜色分割为条状的果园\也无法囚禁一枚桃子成熟”
  
这首诗,很有张力。笔者更多地看到诗人王霆章有情有意生命的鲜活,精神世界的丰富,和思想境界的远阔,从草木的身体到浮云的思想。这是表现一个人由生命的迷茫,到精神活动的感触所激起的情感涟漪,形成生命大小不等的形态,深浅不一的意识,而凸显的朦胧意态,由现实的焦灼所生发的心灵颤动 “凌驾于时间之上的光”。照耀着诗人内心最柔软一角,透过“侧卧”进一步铺墨。将诗人和隐秘的文化情感侧漏,扑面成诗歌气场。这是何等的匠心独运啊!
  
首先,高明的诗人,常常把美的感受,问题和答案留给读者自由酝酿。时光不可收敛,但可以雕琢,可以去研磨,岁月才会折射出无限的遐思,与审美的期待。所谓,飞笔,神来之笔,往往是“无心恰恰有,有心恰恰无”的诗性的智慧,和情感的力量。其次,透过“他对自由的向往”“甚至被颜色分割为条状的果园\也无法囚禁一枚桃子成熟”散发出着生命特有的芬芳,洋溢着苦难后生动的气质。把自己个体的生命,丰盈的想象力指向一个更深沉,更辽阔,更宁静的精神世界,以此进入一个现实的人生与精神生命终极的高地。从而揭示生命存在之上的艺术魅力。
  
人在爱中是最高尚的。大美蕴含在自然与天地之间,作为一个诗人,王霆章的诗无疑从爱出发到爱归航都孕育在大美之中。
  
诗人简介
 
  
王霆章 1982年开始写诗,曾任华东理工大学诗社社长,后留校执教现当代中外诗歌赏析。作品散见于《诗歌报》,《上海文学》等刊物,入选《当代学院诗选》等,编著有《走向成功》《镜子里的陌生人》工商管理硕士。现任上海协瑞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 

1.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人物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人物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
推荐阅读
广告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