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报道

陈长吟: 山水有境 光影无声

字号+ 作者:刘峰丽 来源:西部商界杂志 2016-06-02 15:06 我要评论( )

人物简介: 陈长吟,男,汉族,陕西安康人。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,现为中国散文协会副秘书长,中国散文网总编辑,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,陕西社科院文学研究

 
人物简介:
  
陈长吟,男,汉族,陕西安康人。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,现为中国散文协会副秘书长,中国散文网总编辑,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,陕西社科院文学研究员,陕西作协散文专业委员会副主任,西安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,西北大学现代学院中国散文研究所所长、教授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。已在各种报刊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理论作品500余万字,出版《山梦水梦》、《那片 裸土》、《山河长吟》、《秦关汉月》、《风流半边街》、《水调歌头》、《散文之道》等文学专著17部;曾获首届海内外散文旅游文学奖、中国散文三十年突出贡献奖、全国第四届冰心散文奖、陕西省人民政府炎黄文学奖、陕西首届年度文学奖。
  
  山水有境 光影无声
  
  ——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赏析
  
  文/刘峰丽
  
在陕西文化圈里认识陈长吟先生的人,大多数知道他是散文大家,写了很多优秀的散文作品。先不说他头上那些耀眼的荣誉,什么冰心散文奖、炎黄文学奖,乡土文学奖等,单说他培养扶持的一大批优秀的散文作家,就让人感动和敬重。
  
三十多年来,先生在散文的田地里,求道不止,潜心耕种。写了二十多部散文著作,无论是描写西部的彪悍与旷达,还是勾勒汉水的柔美与旖旎,他的文字总是让人沉醉其中,乐而忘返。他对于陕西文学事业的影响与发展是自不必说的。
  

 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 《秋天的颜色》

今天在这里要说的是先生的摄影,一个作家用他手中的镜头触摸时代、感知自然。在绚丽多彩的光影世界里,以一个文人独有的眼光,记录着山水草木,天地自然。让我们感受山的雄厚,水的灵动,花的神韵,人间的亲情、生活的甜美…… 陈长吟先生的摄影作品,以风光摄影和人物摄影为主要拍摄对象。他的人物摄影形神兼备,韵味实足,特别是老人和小孩的拍摄画面栩栩如生,令人过目难忘。
  
相对于人物摄影来说,我比较喜欢先生的风光摄影。比如这一组描写西部风光的作品《大地恩情》、《蒹葭,伊人何处》、《晚情》、《生命之花》、《三寸日光》、《秋天的颜色》、《山水无声》、《大美草原》等作品,我们领略到了大山的雄壮,草原的俊美和红日的多情……
 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《大美草原》
  
细读先生的作品,我们不难发现他对于自然的崇敬与感恩。在《大地恩情》里,灰褐色的山脉,苍茫悠远,绵延无尽。虽然色调有些暗淡,但整个画面却透着一种历史的苍桑与厚重。这沟沟壑壑,一道道的山,一道道的梁,就是一个个你我不知道的故事。依稀间我们看见了风火战争,烟云往事。当然,我们也看到了爱情,如同陕北信天游里唱的那样“上一道山,下一道梁,想起了那个小妹妹,哎呀呀哟……好心慌!你在那山上,我在那沟,我们见个面面容易,拉个话话难,哎咳咳哟……”大地的厚重与博爱,像一个多情的男子,更像一个无言的父亲。而山梁上隐约可见的绿,那是生命的颜色,他告诉我们无论世事怎样变幻,岁月如何流失,生命终究是美丽的。
 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《生命之花》
  
作为一个作家,陈长吟把他对于生活的理解,人生的感悟,通过镜头告诉大家,世上总有美好的东西,无论你遭遇怎样的人生境遇,都要有一颗向上的心。就像这幅《生命之花》一样,一大片的黄沙岩石,层层叠叠,而在沟壑处的悬岩畔上,却开出了几朵小小的不知名的野花。那一撮微微的绿,浅浅的黄,使整个画面活泛起来。它得有多坚强的力量,才能在这干裂的沙岩上努力绽放,尽管那么小,那么弱。耐人寻味的是画面右上角的那一抹绿,不知道是作者有意为之,还是在摄影过程中没有处理好画面,可恰恰就是这一处绿,给了小花一种力量和希望,在遥相对望中彼此守护生命的珍贵。
 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《三寸日光》
  
而《永恒的力量》这幅作品,虽然画面只有黄蓝两种颜色,但整体看起来较为明快简洁。太阳照在这空旷辽远的大地上,金灿灿一片。“人”字形山脉,一层又一层,这里是贫瘠的,这里也是富饶的。人如山,山如人,博大深厚,坚韧不屈,这是山的精神,也是人的精神。光与影结合处,似在诉说人生的每一段路程,都会有阴暗的日子。只要有阳光就会有生命,就会有希望。而最远处的那一片蓝色的天空,使人一下子有了幻想,有了期待,山的那边是什么,大海吗,绿洲吗,谁也不知道。只有爬过这座山,你才能看见山那边究竟是什么……
  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《永恒的力量》
  
陈长吟先生的作品大多数是温情的,这也许与他的心性有关。他是一个深沉内敛的人,平时说话较少,人多的时候更是不善言语。偶尔遇到他感兴趣的事或物,才会露出少有的笑意。我听过先生讲散文创作时的言之谆谆,情之切切,也听过他讲摄影时的随意自然,满目心喜。无论是写字作文的他,还是风光摄影的他,都体现了一个陕南文人的大爱情怀。
  
从《大美草原》、《山水无声》、《秋天的颜色》、《蒹葭,伊人何处》这些作品里,我们读到的是一种淡泊明静,细腻温暖。《大美草原》的蓝天白云,绿草遍野,此刻,禅心一处,心静如水。而《山水无声》却是动中有静,静而不喧。在这绿水绕青山,蓝天伴浮云的山水画卷上,两只正在急驰的船只,划出了一道银色的线,打破了画面的宁静与平和。待船驶过,依然是青山巍巍,绿水盈盈。
 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  《山水无声》
  
《秋天的颜色》是一幅五彩斑斓,明快亮丽的作品。一条银色的河流划过岁月的四季,它经历过春的温暖,夏的热烈,冬的慈悲,如今它看见了各色的树叶,落在了秋天的午后,无论他们来自于哪里,终将归于泥土。曾看过一些摄影家关于秋天的作品,大多数是秋意萧瑟,寒气刹人,苍凉而又悲切。而先生的作品却让人看到了不一样的秋天,它是明快的,亮丽的,也是多彩的。先生用他的作品,告诉我们无论怎样的季节,怎样的繁花尘世,关键是你的眼睛看到了什么。一花一世界,一诗一情怀,这也许就是陈长吟先生为人为文的一种慈悲吧!
  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  《大地恩情》
  
《红日》、《晚情》、《三寸日光》这些作品更多的是温暖与关爱。特别是这幅《晚情》,一轮红日,将落未落,在苍茫悠远处,散发着他的温暖与光芒。画面由黑色和红黄两色构成,整体看起来很温暖。近景是一处黑色的山脉,随着镜头越来越浅,层层叠叠,若隐若现……画面上的那一棵树较为突出,显得苍劲有力,浑厚结实。粗壮的树身,枝枝叉叉伸向了天空,这是精神的力量,也是生命的自然轮回。
 
  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  《晚情》
  
这些作品里《蒹葭,伊人何处》是我最喜欢的一幅作品。暮色将近的黄昏,水天一色,微风吹来,水面上波光粼粼,在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的残阳里,思思念念,伊人去了何处?婆娑倩影,芊芊芦苇,这一分清高,一分落寞,装饰了青山如黛,晚风醉人。这幅作品构图较为丰富,无论是近景的芦苇荡、中景的山水相连,还是远景的渺渺天空,层次分明,明暗结合,而且光影处理的非常到位。站在这里,无论是游子思乡也好,恋人待归也罢,终归是一曲离殇,万千惆怅。
  
  
陈长吟先生摄影作品: 《蒹葭,伊人何处》
  
陈长吟先生博客的名字叫行者的风度。他诗一样的行走在生活的路上,在写字作文以外的时间里,常常独自一人扛上像机,去拍自己想要的画面。有时候为了一个镜头要等好几个小时,先生说其实等待也是一种快乐。就在镜头对准,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留下了瞬间永恒的美,那种心灵的愉悦,难以言表。
  
“心地无风涛,随在皆青山”,先生就是这样的人。热闹处别人向前他朝后,常心待人,静心处世。清简生活,我心如素。平静安然的写字作文,在光与影的世界里,诗意的行走,走出一个陕南人独有的艺术人生……
 

1.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人物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人物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
广告合作